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盛世倾宠 耽美狼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网盘

更新时间:2020-06-28 04:02:45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盛世倾宠 耽美狼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网盘 连载中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

来源:作者:瑾轩分类:架空主角:黄虹,丘火

火爆新书《盛世倾宠:杠上小爷》是瑾轩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黄虹,丘火,书中主要讲述了: 浓黑的夜,两人默然不语。紫霞是无所谓的,不管黄虹是男是女,她都无所谓。丘火心里就不舒坦了,天知道她来到后山有多震撼?原本挨了一巴...展开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免费试读

浓黑的夜,两人默然不语。紫霞是无所谓的,不管黄虹是男是女,她都无所谓。丘火心里就不舒坦了,天知道她来到后山有多震撼?原本挨了一巴掌是那样那样炽烈恨,可还是咬牙忍了。既然她心里只有紫霞,那么她跟着也不会被看上。这可好了,不仅地方小的有限,还要一人同时抱两女睡觉,活色生香,可美死他了!亏她能够想得出来!丘火光用想的心里就想把黄虹撕成无数个碎片才能解恨。

“没意见啊?那还有个事,我睡相不好,睡觉时转来转去,脚会乱踢。还有跟别人一起睡还会把腿翘到别人身上,能接受?”黄虹环肩靠门边,只是事先给人提个醒罢了。的确是有这方面习惯,一个人睡觉睡习惯了,翻来覆去常有的事情。

闻言丘火掩面笑了笑,紫霞则是欠了一礼:“公子,橘皮放床头有安神效果,或者晒干放床头,会睡的舒服些,要不公子也试试看?”

黄虹顺手摸了紫霞脸颊一下:“你对我真好,以后再说。”转而去看丘火,没好气道:“笑什么?难道你没从床上掉下来过吗?你睡相就很好么?”

丘火心下撇嘴,却只能柔柔回:“公子说笑了,奴家怎么会掉下床去?听公子言睡觉不安稳,突然想起了爹爹平日里也是睡不安慰的,看到爹爹时候下巴是歪的,嘴巴也是歪的,脸型左右很不对称,就觉得很好笑。”其实不是爹爹,而是师兄,但是一想到自己是无依无靠的小女子,不能说师兄了。

黄虹怔了一下,目光一直看着丘火。她忽然觉得这女人不是一般的不对劲,原本她一直跟着自己,可以是怀疑无家可归。可现在她居然发现丘火在说过世爹爹的趣事之后,竟然没能有一丝悲伤惆怅,好不奇怪!刚刚死了爹,就不该笑的,那份伤心是自内心发的。原本在她哭哭啼啼时,黄虹感觉到那份悲伤。此时,没了感觉。

丘火被黄虹的目光看得心里一惊,连忙垂下眼眉,喃喃叹息:“以后再见不到爹爹没有姿势的睡相了,那或许是奴家日后最为想念的容颜了。”

黄虹还是盯着丘火,一言不发。这女人,有问题,一定有问题!这个晚上,怕是睡不安稳了。尤其是把危险放在自己身边,黄虹不得不说,她有些恐慌。毕竟她不杀人,哪怕别人要杀她,她也下不了杀人的手。此时,她能期盼的只有丘火是个好女人,是个良家女子。

黄虹的眼神让人发毛,丘火全身汗毛直立,终是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爹爹说过,以不变应万变,什么都别怕。

“公子,怎么了?”紫霞试探着问,不明白为什么忽然之间黄虹一直盯着丘火做什么。虽然认识丘火仅仅两个时辰,不过她能感觉得到,丘火是个不错的女人。可公子好像很讨厌她,真奇怪!既然讨厌她,为什么还要给她葬父?

“没事,早点休息吧。”黄虹侧目,她想她是紧张过了头,谁会派一个年级弱小,比自己还年幼的女人来这里?平陵史南振,那个都解决了她,就算是自己,不用武功也能打得过她。怕就怕,此女会武!算了,静观其变吧!

夜色深深,月色朦胧。三人同床,横卧而眠。

仰躺在床, 黄虹思绪万千。眉眼紧闭,困意全无。一来担心丘火有问题,二来在思考青楼的名字、装修、服装。

名字黄虹想了好几个,都是不同于普通青楼的。譬如,魅君天下、妖魅惑主、醉烟阁、温柔乡、浮生若梦、云烟阁。目前没有暂定,等着明天和平陵凌佐商量一下,不能就全凭自己做主了。

服装方面,黄虹不打算以古代衣服为基础了。她决定用二十一世纪的衣服,抹胸公主服,漂亮的晚礼服,知性的一字肩,当然不会忘记标准性感的玛丽莲梦露装。

至于装修,黄虹不准备砸太多的钱进去,只想装修的有情趣有品位,让客人流连忘返,有想花钱的欲望就好。

想着想着,黄虹不知道什么时候真正入了睡眠。直到自然醒,才发现一觉天亮,也没人叫她起床。同床两女,早已不在。无奈扶额,我人品是有多差?竟然没有一个人叫我起来吃饭,无语!

起身刚拉开门,便见紫霞迎面笑着:“公子醒了?洗漱一下,用些早饭吧!”说着侧身进门,手里端着铜盆,上有毛巾。

黄虹微鄂:“别告诉我你一直等在门外?”为什么自己一起来,她就已经端盆在门口了?这是等了多久?

紫霞微笑着摇了摇头,黄虹狐疑的伸手进盆里,测了下水的温度,温热的。咬了咬唇言一声:“谢谢了。”没想到紫霞那么好,竟然对自己那么用心。

“丘火呢?”刚刚出去的紫霞已经折身端着饭菜折身回来了,黄虹擦着脸便问。

“在那边看公子练剑呢。”紫霞轻道,麻利的将饭菜摆好。

“哪个公子?”黄虹问,其实心里有数,山上还能有那个公子?只是不服气便要问的答案。

“史公子。”紫霞并没有闻到空气中的火药味。

茂密的枝叶青翠欲滴,清晨的露珠还未完全蒸发,在阳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发出耀眼的光芒。史平陵亦如往常一样,正一个人在此练剑,因为这里比较僻静。而且他很专心,也没有在意丘火的到来。他的气质很儒雅,给人一种很高贵的感觉!

丘火侧在一旁,唇迹带笑。清晨醒来,她便同紫霞一起发现了黄虹衣衫下微鼓的胸部,两人同时明白黄虹是女儿身了。顺着昨日的推理,她一下就理解了。黄虹正处在一个三角恋的关系,两男一女。而且她清楚的明白,黄虹喜欢史平陵多一些。跟上黄虹不就是为了辟邪剑谱吗?呵,那么跟史平陵也是一样的不是吗?史平陵的性子可比黄虹好多了。

世界就是这么奇怪,有那么一种人,在不知名的情况下,便足以两看生厌!你讨厌他的同时,他也已经厌恶了你。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流动两人之间。

“史平陵!”黄虹高声喊叫,明显的来者不善。

史平陵剑尖凝注,怔怔看着黄虹:“怎么了?”一大早上的,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奇了怪了。

“你说呢?你在干什么?”黄虹不善质问。

“练剑啊。”史平陵懵懵的,不明白自己哪里招惹她了。

“你还知道你在练剑啊?你不知道你史家剑招不得外传吗?还用我提醒你吗?是不是见了漂亮女人魂儿都没了?”

“你说什么呢!”史平陵脸色一阵青白,感觉被人践踏了自尊,伤害了心灵,很没面子。他的尊严,不容有侮。也就黄虹是个女子,若是凌佐的话,根本不会跟他说话,直接拿剑刺他了。不过凌佐也不会说这样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像黄虹一样说话不知轻重的人!

丘火心下也是气恼,脸色很红。只是她现在扮演的是一个孝顺温婉的女子,若不然她早就提剑在黄虹身上刺上十七八个窟窿!真是恼死人了,怎么这样说话!

“怎么?不说话?就知道你忘了祖训!”黄虹满含醋意带着愤怒,就会见异思迁!去死!愤怒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丘火,白眼狼!早知道就不该管那闲事!这下好了,把自己的小情人一买一送的搭进去了。呜呜……

史平陵侧首,明知道黄虹是口无遮拦,明知道黄虹有口无心,明知道黄虹出发点是善意的。可他还是忍不住生气,怎么可以这样凭白辱他?他几时成了那等会被美色所迷的男人?一口闷气憋在心里,也不能跟黄虹吵。他深知黄虹的性子,有理没理,都是她的理!

“公子,奴家……”丘火欲解释,她可是知道黄虹是女儿身,而且对史平陵有情,自然要做的更贤惠温婉。只是一句话还没说完,黄虹便厉声打断:“闭嘴!你个狐媚精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没存好心眼!枉我还傻乎乎的帮了你,我就是TM蠢货!”

丘火闻言是再也忍不住,泪眼婆娑,嘤嘤啜泣。一肚的委屈,无处发泄。真不明白爹爹为什么要叫自己来这里,不就是本破剑谱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要一忍再忍?已经忍无可忍了好么?昨儿挨了一巴掌,今儿言语侮辱,在这样下去,真没脸待了。

史平陵眼见丘火眼泪在眼中打转,一副深受委屈的样子,不免心生有怜惜之意,看黄虹的眼神越发的不待见。黄虹总是不能够顾及他们的感受,除了知道他漂亮之外,还知道他什么?怨不得她只是个以貌取人的人了,目光短浅!几步上前,取出帕子递给丘火:“丘姑娘,你别伤心了。她那人就那样,你别放在心上。”

丘火看了他一眼,接过帕子,却是嘤嘤地哭的更厉害。帕子很快湿透,若在以往,她怎么会受这等委屈?越想越觉得心里十分的委屈,便哭声不止。

黄虹真是看不下去了,她似乎和丘火站在一起,自己就是个泼妇,而且泼的没人在意。恼的她很想赏丘火一个巴掌,骂她一句:贱人!

“公子。”紫霞赶来,拉着黄虹的手腕,轻轻摇了下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