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惊天武学》最强武学系统 同志 惊天武学小说大结局

更新时间:2020-07-01 08:04:40

《惊天武学》最强武学系统 同志 惊天武学小说大结局 连载中

《惊天武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纯情泪分类:玄幻主角:陈关誉,翁玉泉

主角叫陈关誉,翁玉泉的小说是《惊天武学》,它的作者是纯情泪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听了陈关誉的话,白眉老道就叹息道;“如是当年我知道所谓的入世修行,至今也不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了”! “在听了你陈关誉的一夕话,...展开

《惊天武学》免费试读

在听了陈关誉的话,白眉老道就叹息道;“如是当年我知道所谓的入世修行,至今也不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了”!

“在听了你陈关誉的一夕话,让我白某人知道了,武学之道不仅是靠着勤奋,就可以达成所愿的,闭门造车也只能是害了自己。而当年我要是不那么死板,要多多的与各位师兄们沟通,今天可能我就已是在《凌云门》上,继续修行武学之道了”!

陈关誉听了也道;“人生在世,那有那么多的可能让你去遐想,倘若人人如此,这世间还有什么美好可言,还有什么悲欢离合”!

“世人都认为遐想中的世界,是最美好的。我个人认为也是这样的,可在这武学一道中,遐想往往是武者们的天敌。许多的武学天才,就是因为遐想,终而导致在武学一途中夭折”。

听了陈关誉的论述,白眉老道就感叹的道;“没想到你陈关誉在武道一途中,已经走出了这么远了”!

“我白眉老道,此生也是望尘莫及呀!在此之前,我还妄想着终有一天,能够再一次的回到师门的怀抱。可惜在听了你陈关誉的一夕话,恐怕我白某人,此生再也无望再回到〔凌云门〕了”!

陈关誉听了也道;“各人有各人的机缘,你白老道又何必要,仰天长叹呢!需知这天,也是我们武者在追求,武道巅峰一途中的又一障碍”!

白眉老道听了陈关誉的话,就笑道;“你陈关誉论述起这武道之途,还说的头头是道的嘛?在此道中我白某人自认为,与你相比乃是望尘莫及”!

接着白眉老道又在叙说他哪未完的故事;“当我得知师门让我兄弟俩,下山入世历练去。当时的我就蒙了,心中就想到,莫不是师父,在嫌弃我们兄弟俩资质平庸,故此要赶我们下山去”?

“可怜呀!可悲呀!而在当时的我,又那里知道这入世之说。而现在在听了你陈关誉的一夕话,总算是认识到了。而所谓的入世修行,就是到这尘世间,去体味世间的,万物风景,以及世间的酸甜苦辣。在这之中找出道的所在”!上文也说了,其实入世就是另类的一个说词;旅游,不错就是旅游。

此时的白眉老道非常的后悔,为什么在当时,不好好的结交好,门中的各位师兄呢!也许就不会,有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了!

也是在当时的白眉老道,不知道这所谓的入世修行。而师门长辈们,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并不把这入世一说,跟白眉老道说清楚。而这武学一道并不是,简单的靠着勤奋,就可以达到所要的结果的。

也就是这个原因,当时的白眉老道,就像一根木头一样,只知道埋头苦练。闭门造车难以堪登武学道途,而在这武学一道中,勤奋是需要的,但要的并不是闭门造车。需知在这大千世界中,还有着许多的武学之道,在等着我们去发现,去挖掘。

“就此,在这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兄弟俩就长跪在〔凌云门〕前。三天三夜的长跪,让这我白鹤智,认识到了这世间的残酷”。

“三天三夜的长跪,大雨也就下了个三天三夜。其中的恰合之处,也像是连这老天,也在欺负我白鹤智兄弟俩似的”!

“三天三夜的大雨,在寒风雨露中,我白鹤智的心是那么的坚定。寒风冷冽中,我们兄弟俩都在,默默的承受着,这寒风冷冽的折磨”。

“而处于这寒风雨露中的我,虽觉得这寒风冷冽的寒意逼人。但也比不上心中的一股寒意,是的,当时此时此刻的我的心寒了。心寒这世间会是如此的残酷,心寒这高门大派的无情”!

“雨过天停,大门开来。走出了一位,专门打扫门前落叶的师兄。而那位师兄在见到,白眉老道在长跪于门前,就道;

“我说俩位师弟呀!你们还是听师父的话好了,入世修行也是一不错的选择。我听了就两眼一闭,不管那位师兄是如何的劝说;就是不听”。

“那位师兄见此,也没办法,眼珠一转,就有了一个主意。就道;两位师弟呀!就算你们跪死在这里,师门也不会再收回成命的了”。

“而此次的入世之旅,说不定师弟们,有着一番机缘也说不定。到时候师弟要是在这尘世之中有着一番基业,比如这什么宏图大业啊之类什么的!到时候师门要是得知,到那个时候也许,就是俩位师弟的回归之时了”。

“在心灰意冷之下,我听得这位扫地师兄的话语,就像是抓住了,这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就道;好!我要下山,我要下山”!

在听完了白眉老道的叙说,陈关誉就道;“可怜呀!可悲呀!到最后你白老道还是不明白师门的用意。一朝错,步步皆错”。

白眉老道听了也道;“是呀!一朝错,步步皆错呀!看着仰天长叹的白眉老道”,陈关誉就又道;“你仰天长叹又有何用,需知这老天,也是我们武者,在攀登武道巅峰,一途中的又一障碍”。

白眉老道听了就苦笑的道;“在听了你陈关誉,在这武道一途中的精辟论述。让我白某人对你也有了些许的好感,但即便是如此,我的师弟白显清的仇,也是要报的”。

陈关誉听了就道;“父债子还,弟仇兄报。此乃是人之常情,我陈关誉还没有没落到,因你对我的一时好感,就对我手下留情的地步”。

说到此处,陈关誉就对着这祝融峰上,的一处浓密森林里说道;“给我滚出来,藏头露尾的家伙,算什么英雄好汉”。短短的数句话语,其中隐藏的玄机,在旁人听来还是摸不出此的处玄妙的!而至少在场的白眉老道,就听不出话语中的玄妙之处。

而在当事人的翁玉泉,老杂毛他们听来,就是另外的一番感受了。得听这短短的数句话语,的翁羽泉与那老杂毛,耳边就响起了这数句话语,的滚滚雷霆之音。

音响如天空中怒吼的雷霆,在初听之时耳中有着短暂的失聪。要不是在这紧张的时刻,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运行着体内真气,就凭陈关誉这短短的数句话语,他们此时此刻就已经是吐血不止了。也好在是心中有着这一股真气的护持,翁羽泉他们才免去了吐血的下场。

在经历着这滚滚的雷霆之音,翁玉泉他们才深切的体会到,陈关誉的可怕。而在当时老杂毛,在听了白眉老道叙说,这陈关誉的可怕之处。他们都曾呲之以鼻,都一至的认为这陈关誉,哪有像那白眉老道,那般说的那么厉害,哪简直是厉害十倍不止呀!

气势所逼,在亲身经历了陈关誉的音攻之时,此时此刻的翁玉泉他们,才得以知晓陈关誉的可怕。老杂毛他们现在想来都觉得,当时的白眉老道,都对他们隐瞒了陈关誉的真正实力!

而此时的陈关誉那像,白眉老道说的那般的厉害,那简直是比起那白眉老道说的,还要厉害十倍不止!

此时翁玉泉他们,见到藏身之所已被陈关誉识破,在深叹陈关誉厉害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这陈关誉的心思也是如此慎密。

翁玉泉听了就道;“江湖上盛传你陈关誉,是如何如何的厉害,而今时今刻在亲身经历了,我才得知你陈关誉的厉害”。

而一边的老杂毛听了翁玉泉的话,也不落后的抢先道;“以前的我总是听到江湖侠客,在谈论你陈关誉的事迹”。

“而你陈关誉往往都在危机时刻,之时出手相助,而让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避免了,一场又一场的灾难。而此时此刻我们相聚在这祝融峰之上,也听了你陈关誉在,武道上的一番精辟论述,才得以知晓你陈关誉,实乃江湖上千年,难遇的武学奇才”!

而旁边的白眉老道和那翁玉泉,在听了老杂毛对陈关誉的品评,也点头的表示认同。

而那老杂毛接着道;“可惜呀!可惜”!陈关誉听了就道;“不知阁下在可惜什么”?

“我在可惜这样的一位武学奇才,再过不久就要,葬身于这祝融峰之上了”。在听了老杂毛的回答陈关誉就道;“你们难道就这么有自信,能够把在下给除去”?

老杂毛听了就道;“不是我们自大,你陈关誉虽然厉害,但以我们三人的联手来对付你。你陈关誉就算是,再有逆天般的本事,也一样的会丧生于我等之手”。

“我到是要看看在这江湖上,要是没有你陈关誉这样的武学奇才,这江湖指不定要乱成怎样”。说到此处老杂毛,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白眉老道听了也叹气的道;“在听了你陈关誉,对武道的一番精辟论述。白某人实在是对你下不了手,无奈你陈关誉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把我的师弟,我的亲弟弟白显清给杀了。此乃是你陈关誉取死之道,也怨不得别人了”。

陈关誉听了就仰天大笑道;“江湖仇杀恩怨了,在下自认为没有做错什么?有本事的你们就杀过来好了,你们就算有着万般的手段,我陈关誉接着便是”。

一旁的翁玉泉听了,就道;“好!我平生最看得起的就是,像你陈关誉这样豪气的汉子”。

不待说完翁玉泉,就已经向陈关誉攻了过来,而一旁的白眉老道,与那老杂毛见了,就互相暗示着对方。就此陈关誉以一敌三,一点也不落下风。

虽说陈关誉此时被三人围攻,可陈关誉心中清醒着呢!心下也在好奇着对方,在知道他实力的情况下,还那么的有自信。他们到底凭的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他们这么的有恃无恐。

疑惑中陈关誉也只好见招拆招,在没摸清对方底细的情况下,陈关誉也只好见机的露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