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梦秋水》一梦江湖九歌秋水 完结版 一梦秋水百度云

更新时间:2020-07-08 00:04:46

《一梦秋水》一梦江湖九歌秋水 完结版 一梦秋水百度云 已完结

《一梦秋水》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空色彩虹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孟常欢,阿梨

《一梦秋水》由网络作家空色彩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孟常欢,阿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走过黄沙荒漠,踏过青山绿水,穿过烽火狼烟,于孟常欢来说,还是这帝都的奢华糜烂更合他心意,看来是可以安家了。商队停在了玉树银花门口...展开

《一梦秋水》免费试读

走过黄沙荒漠,踏过青山绿水,穿过烽火狼烟,于孟常欢来说,还是这帝都的奢华糜烂更合他心意,看来是可以安家了。商队停在了玉树银花门口,它在帝都实在是惹眼,马车里的男子拉起了帘子,他看着巧笑倩兮的姑娘和眼里满是爱欲的男子,禁不住嘴角上扬,露出满意的微笑,孟常欢倒是不好色,虽然有大把的女人争先恐后地往他怀里送,就像他很富裕,却不喜欢花钱,但他喜欢看到别人好色,喜欢看到别人花钱洒银子,喜欢看着别人沉迷于温香软玉而忘乎所以。

稍作停留,领头的男子便引着大家转往后院,走到门口,男子在门环上轻叩了几下,小厮打开门探出脑袋看了几眼,面露喜色,立马将商队迎了进去,便赶着去通报了。将手下人安排好了,孟常欢一个人走在后院的小路上,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和断断续续的虫鸣声,看来秋水还真是跟自己不一样了,自己独爱热闹,她倒是喜欢清静。很快就走到了一排厢房前,阿梨早就在门前等候,看到孟常欢便开心地跑来过来,似乎要给他一个拥抱,可是,她在跑到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孟常欢也停了下来,并不说话,看着阿梨笑得若有所思,他们也有些时日没见了,从上次他来帝都探望到现在,算算竟然两年有余了,平日里只是书信往来。

她写:公子,近来可安好?

他回:甚好,珍重。

她写:公子,我这里冬去春来,繁华盛开,何日与我共赏此情此景?

他回:勿念,珍重。

她写:公子,冬已至,勿忘添衣。

他回:谨记,珍重。

她写给他的不过只言片语,他回她的更是寥寥数语,她深知他在她心中,却不在她是否在他心中。

沉默良久,还是阿梨先开了口:“公子,好久不见。”想了无数次,见到他时,她会有很多话要跟他说,可是想说的太多,反而不知如何开口了,阿梨低下头,不再做声。倒是孟常欢已是满眼笑意的弯下腰,伸出手在她头上轻抚几下,笑道:“阿梨也是,许久不见。”他是手温暖又温柔,阿梨的心跳得欢快,抬起头,对上的是一双弯如新月的笑眼,他的笑还是一样的让阿梨心生荡漾,如一汪春水。已止不住内心的狂跳,阿梨转身跑开,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了句:“秋水在亭子等你,我去取点玫瑰酿。”阿梨本是个清冷的女子,见到孟常欢,却变成了一头乱撞的小鹿。

看着阿梨的背影,孟常欢依然在笑,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常欢,嘴角总是挂着笑意。他也不急着往前走,在原地舒舒坦坦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销魂的动作,再配上那张魅惑的脸,真是颠倒众生。要说孟常欢的长相,简直就是个磨人的狐狸精,整张脸偏向中性,有男人的英气,亦有女人的妖娆,让人又爱又恨,爱他暖如春风,笑意盈盈,亦恨他妖娆魅惑,却远如星辰皓月,得不到。孟常欢已然年过三十,尚未婚配,身边也无亲近的女子,亦不近女色。他向来都知道阿梨对自己早已芳心暗许,却依然笑得云淡风轻,像他这么一个惊才绝艳的男子,在加上那张妩媚的脸,单身到如此地步,也是难免会有人怀疑是否哪方面的爱好与他人不一样了,可不管别人多么好奇,又是怎样为他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他自己却无动于衷。

此时,孟秋水正像只还未睡醒的小猫一样在亭子里的长椅上半坐半躺的,这个懒散的女人,向来柔若无骨,绵软无力,可以坐着绝不站着,可以躺着绝不坐着。一身白衣在晚风吹拂中显得轻飘飘的,头倚在椅背上,一只手拿一柄团扇不紧不慢的随意扇着,眼睛看着一汪波澜不惊的池水,不施粉黛,银色的长发高高束起,插了一只红珊瑚雕琢的簪子,簪子上长长的红色流苏直垂到肩下。像她这般女子,只是随便一坐就可以是一幅画,静谧却让人浮想联翩。

听到走廊那头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脚步声在快要到亭子的时候停了下来,孟常欢以为她会像阿梨一样奔到自己面前,再顺便投个怀送个抱,可是站立许久,这个死女人不但没有跑过来,甚至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她难道不知道为兄来了么,小厮明明已经通报了,还是自己魅力不够?!怎么可能?!孟常欢难得的皱起了眉。

越想越不爽,孟常欢快步走且很大声地走到了亭子里,一屁股坐在孟秋水边上,对方继续看池水,孟常欢干咳了两声,对方继续看池水,孟常欢所幸拉起她头上的流苏把玩起来,对方依然在看池水!真的好气人!这么大一个迷人的男子她竟然不为所动,就算是不为所动,可是,这么久没见到兄长,这个死女人竟没有半分想念?这两兄妹凑在一起,真是一妖一艳,世间难得。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孟常欢很不爽,起先开了口:“我说秋水,你是不是最近眼睛不舒服,没看到为兄么?”敢情你是眼瞎,没看到你大哥吗?

孟秋水这才转过身:“原来是哥哥来了,我还以为是哪个没脑子的东西就这么一声不响地坐我旁边了。”孟常欢差点呕出一口老血,坐你旁边的人明明动静很大的,好不好?!孟秋水说着,又挪了挪身子,离孟常欢远一点,一脸嫌弃。

孟常欢本以为妹子会欢天喜地的扑到自己怀里,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冷淡,只能换了个话题:“秋水,前两日我托人送来的雪莲服用了还不错吧?”

他一脸期待,一脸求表扬的样子,孟秋水摇摇扇子,笑道:“前些日子有人前来求药,求的正是那只雪莲,那个男人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我就给他了。”

什么?!好不容易找到的雪莲,你就这么送人了?!还因为那人长得好看,有我好看吗?!孟常欢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如果他有得起胡子的话。在心里腹诽了孟秋水千百遍之后,也只能咬牙切齿地说:“妹妹可真是大方啊,可知为兄找那支雪莲可是不易啊!”

孟秋水只瞟他一眼,道:“哥哥心也真大,两年多以来都不见人影,我到没什么,阿梨可是都望穿秋水了。今儿怎么就舍得来看看我们了?”阿梨对孟常欢的心显而易见,而这人却像是在装傻,从来都没有正面回答。

“我这次来可是打算常长待的,这帝都我喜欢,也可以多陪陪秋水你啊。你这里太冷清,我来热闹热闹。”说着拋出一个千姿百媚的眼神。

孟秋水眉头微皱,眼里闪过一丝不快,“我看你是没地可去了吧。”说着拿扇子在他肩上轻轻拍了几下。孟常欢本要开口再说点什么,只见阿梨提了一篮子玫瑰酿走来过来,身后跟了一青衣男子,仔细一看,正是江思远,这厮怎么也来了?

阿梨把玫瑰酿一壶壶放在桌子上,还没开盖,酒香铺面而来,孟常欢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好久没有喝到如此好酒了。江思远并没有往日的热情,并不招呼孟常欢,只是拿出温酒的炉子摆弄起来。孟秋水从亭子边的长椅上轻巧地跳了下来,像只蝴蝶,落地无声,慢慢挪到了亭子中央的石桌子边坐下,等着喝酒。阿梨将酒摆好,用眼角偷偷瞟了孟常欢一眼,刚好撞上对方微笑的双眼,不由得心跳加快,忙说道:“前院还有些事情,公子慢用,我前去处理一下。”话还没说完就跑开了,孟常欢依旧保持招牌式微笑,孟秋水只道阿梨太不争气,自己是日思夜想,可是这个人出现在眼前,看向她的时候虽眼带笑意,却没有任何温度,明明就是无情,可她自己却不知,还是心中明了却不愿承认?

江思远取了一壶酒,在炉子上温着,这才开口:“常欢,你我似乎也有两年多没一起喝酒了吧?”呃......又一个跟自己说两年多的人。“不知下次一起喝酒又是什么时候了?”江思远问得不咸不淡,不冷不热,话语上像是盼着下次同饮,语气上却像是在问:你什么时候走?

孟常欢笑笑,挑起眉毛,说道:“我呢,打算在帝都待一段时间,少则数月,多则三年五载,就看二位怎么招待了。”说完似笑非笑地看向江思远,对方依然在很认真的温着那壶酒。孟常欢和江思远算起来应该是故交,可不知何时起,二人竟变得礼貌和疏离了,江思远为人不是一般的热情,可是对这个多年的老友却是非一般的不热情,有一种显而易见的疏远。

待酒温好,江思远把酒倒在了三个酒盏里,阿梨向来不饮酒,平日里只有他和秋水,而一般这个时候阿梨都在前院忙活。今日多了一人,江思远很不习惯,觉得很多余,更何况,从多年以前起,他就不想见到孟常欢了。孟秋水端起酒盏,小口小口喝着,她只知道,喝下去就暖和多了。江思远把剩下的两盏酒递了一杯给孟常欢,自己则端了一杯,难得的正经起来,说道:“常欢,敬你一杯。”

孟常欢眯起眼睛,端着酒一饮而尽,然后看着江思远,笑的狡黠,这张脸,虽生得颠倒众生,此刻在江思远眼里却像一只狡猾的狐狸,让人看了心里不舒服。孟秋水不经意间看到了江思远那一闪而过的厌恶,再看看孟常欢,他一直在微笑,就像戴了个面具,她想,不管是开心、伤心、还是愤怒,这世间所有的感情,于他来说,都会是笑着的吧。

孟常欢喝了一杯,赞道:“还是思远你酿的酒好啊!”说着用手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