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少帅,活着就靠演技》人生全靠演技 强强 少帅,活着就靠演技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7-16 04:06:39

《少帅,活着就靠演技》人生全靠演技 强强 少帅,活着就靠演技同人女 连载中

《少帅,活着就靠演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绿水成荫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易长,章掌柜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绿水成荫原创小说《少帅,活着就靠演技》,主角是易长,章掌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这期间,顾霜之来过易公馆一次,不过见易长故并不在公馆,坐了一会也便走了。 易长平倒是来得勤,挑的都是易长故不在的时候。舒千允借学...展开

《少帅,活着就靠演技》免费试读

这期间,顾霜之来过易公馆一次,不过见易长故并不在公馆,坐了一会也便走了。

易长平倒是来得勤,挑的都是易长故不在的时候。舒千允借学外语一事,并未和他有过过多接触。舒千允与易长故说过,易长故让她少和易长平接触,也没多说其他的。

舒千允看着眼底有些乌青的男人,怕是军部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带着公馆内气氛也变得凝重起来。

她不知道她能给易长故什么帮助,只能听话的待在公馆,尽量少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确实如舒千允想的如此,军部确实发生了一些事,让易长故措手不及。

辽城的慕都督府的慕季阳慕少帅在滨镇遇袭,逃入海城,与潜入敌方在东贸市集发生了枪战,致使几名百姓误伤。

消息传至军部时,沈都督责怪他这个海城司令能力不足,居然让敌方潜入,而且在他眼皮之下发生百姓误伤之事。命他将慕季阳找到,早日将人送回辽城,并要将潜入敌方一一打尽。

东贸市集人多混杂,寻一个受伤之人并不容易。

这几日不仅要寻人还要防备敌方,易长故已经好几日没有休息好了。

而且接下来发生的余七一事更让他忙得个焦头烂额。

余七从监狱里被放出来之后,休养了一段时间,一日夜里,只身前往来福茶馆,易长故手下之人早早告知了他易长平的行踪。

易长平掌管易家商铺,每隔五日便会到各大商铺视察,而来福茶馆便是最后一间需要视察的铺子。

茶馆是个人静稀疏的地方,最适合于杀人灭口,周围则是闹市,人往里一钻自是找不到踪影。夜晚则是掩盖一切痕迹最好的帮手。

易长平像平常一样视察各大商铺,经他之手,商铺的管事之人均被他换上了可信任之人,原先的管事因为一些计谋都被解雇或降职了。

来福茶馆是易百枢交给他的产业之一,不过掌柜的倒是个圆滑的,一时间没找到什么把柄,不能耐他如何。而他安插进来的人一不留神便被拔了出去,就是不知道是易百枢的手笔还是易长故动的手脚。

易长平穿着黑色马褂和灰色长衫,戴着一副眼镜,头顶带着一顶黑色软呢帽。

脚踩着一双皮鞋,好一副温润如玉模样又带着些尊贵尔雅。

“二少爷,您来了。”在柜台拨打着算盘留着山羊胡须的掌柜,停下手上动作,笑眯着眼给戴着一副西洋眼镜的易长平问好。

“麻烦章掌柜了,将账本送至雅间。”易长平摘下头上戴着的软呢帽,将帽子放在右手肘,抬步走向二楼雅间。

“诶,好。”章掌柜笑着从柜台上取了一本浅蓝色线缝账本,吩咐伙计看着店铺,走上了二楼。

章掌柜掀开二楼一间雅间的门帘,风起,刮开了隔壁雅间放下的门帘,章掌柜眼尖的瞟见了屋里坐着的西装革履打着领带的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男人,见他视线撇来,还冲他笑了一笑。

很快,门帘打下,遮住了雅间里的模样。“二少爷,这是半个月来茶馆的收支。”章掌柜将账本放至易长平坐着的木桌上,见易长平点头不语,拱手作揖,退下了。

回到柜台的章掌柜吩咐伙计给二楼易长平所在雅间送去茶水与一些西洋点心,还顺道问了隔壁雅间客人的情况,见伙计也不知,专心打着算盘。

易长平品着伙计送来的茶水,眼神瞥到桌上的账本,听着楼下大厅说书人说的一些故事,他倒不是真要翻查账本,章掌柜没有二心,自然不会在账本上做手脚。他每隔五日视察手下商铺,自然是做给易百枢看的。

在雅间坐了一刻钟,易长平正打算起身离开,便听到窗柩拨动的声音。

穿着一身黑衣,围着面巾的男子手持一把匕首翻窗进来。

易长平退步,思绪万千,“你是何人派来的?”

黑衣人并未说话,右手举起匕首便往易长平刺去,见易长平欲往门口逃去,黑衣人一个翻身,堵住门口。

易长平在众人眼中是个柔弱书生,但私下也是学了些功夫傍身,不过,黑衣人功夫确实不错,易长平手臂被划开了几个口子。

就在黑衣人左手掐住易长平脖颈,右手匕首就往他胸口刺去时,雅间门帘被掀开,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对准黑衣人的后心。

“砰。”

枪声被消音了,黑衣人手中的匕首哐当一声掉地,露出的双眼里透出痛苦绝望后悔,然后缓慢倒地。

易长平捂着手臂上的伤口,望向来人。

黑色西装,打着暗红色的领带,黑色帽檐压得很低,只能看见来人长着青茬的下巴。

拿着枪的手收回,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根光滑乌木手杖,大拇指上还戴着一个碧绿扳指。

“你是何人,为何要帮我?”见来人对他没有恶意,易长平问向门口之人。

“日后你会明白。”来人低语,瞧不见的眸里闪过一丝光芒,将手枪别回腰间,杵着手杖走出雅间。

易长平自是不急着问个清楚,既然已经说了日后,那么定会有再次见面的机会。

将黑衣人带着的面巾扯下,看着黑衣人露出的面孔,易长平瞳孔骤缩。

余七!

他不是受他之托袭击易长故,还以为事过之后拿着钱带着家人已经离开海城了,怎么还会做违背行业规定之事?看来,他的哥哥易长故将人抓了还威胁逼迫了一番。

易长平本意将余七扔出窗外,心思一转,将窗户打开,用面巾拾起匕首,在自己身上多划了几道口子,然后将匕首狠狠插入余七胸口。

接着踢翻雅间内的桌椅,茶具。

听到声响的客人伙计上楼,进入雅间看到的便是易长平一脸虚弱受惊的靠在墙边,然后突的晕了过去。

易长平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了。

李清儿拽着一方绣帕擦着眼角的泪水,她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长平,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适?”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易长平醒来,李清儿着急扑上前,见易长平低呼一声,李清儿转头朝外喊到:“医生,医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