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女帝权谋》重生之女帝权谋笔趣阁 SM 重生之女帝权谋大叔受

更新时间:2020-07-22 20:02:42

《重生之女帝权谋》重生之女帝权谋笔趣阁 SM 重生之女帝权谋大叔受 已完结

《重生之女帝权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魅夜水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宇文天,楚云亦

《重生之女帝权谋》作者:魅夜水草,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宇文天,楚云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皇君楚云亦被请回清央宫,虽然这圣旨简单的只有这么一句话,但足以让前朝后宫都震动不已,原本还颇受热议的黎苏之死,以及冉衾的调动问题...展开

《重生之女帝权谋》免费试读

皇君楚云亦被请回清央宫,虽然这圣旨简单的只有这么一句话,但足以让前朝后宫都震动不已,原本还颇受热议的黎苏之死,以及冉衾的调动问题,和皇君楚云亦的回归相比,瞬间被比成了渣渣。

皇上为什么会下这种命令?前朝后宫众人心中都在问着这个问题,毕竟在此之前,他们从未听到任何风声,皇君的回归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不过众人很快就开始了各种脑补,最后意料之中的就都联想到了楚家黑林卫的调动上,难道这是皇上和楚帅做的又一次交易?用皇君的回归换楚家的兵权?只是这么大的事就只换了一万兵权,会不会太亏了?还是说,这其中还有什么阴谋?

当天晚上,楚云亦就回了清央宫,先不说这位的反应如何,就说宇文天昭这位皇帝陛下,心情焦灼的连晚饭都没有吃上几口,脸色更是阴沉的让人害怕,明德犹豫了好久都没敢上前,最后还是看着时辰要到了,才派了一个小宫侍上前等着皇上翻牌子。

后宫有品阶的君侍总计有二十余人,宇文天昭面前也就摆了二十多个牌子,原本她就因为后宫的事心烦,现在看到这些牌子,顿时大怒,一挥手就将牌子都挥到了地上,吓得宫侍们跪了满地。

“都给朕滚出去!”宇文天昭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

看到那些牌子,她就不由得想到那些人,不仅满心愤恨,还有无法言语的厌恶和恶心,莫要说让那些人侍寝,就是听到那些人的名字,她都恨不得吐上一回!

宫侍们哆哆嗦嗦的跑了出去,宇文天昭的怒火却没有平息,想将那些贱人都杀了,又想再去看看楚云亦,没有比较就不知道谁是珠玉谁是渣滓,她只要想到自己曾经那么宠信那些君侍,却偏偏将楚云亦打入了冷宫,她就觉得自己有眼无珠的可笑。

这一夜,宇文天昭红着眼睛想了许久,勉强睡过去之后,却又被噩梦惊醒,天明之时,整个人的脸色是又青又白,再加上满眼血丝,吓得一干宫侍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这一日早朝,最开始讨论的话题仍旧是大旱和冉衾的事情,发生大旱的灾地偏于南方,为了尽早的打发走冉衾,宇文天昭只给了她三日准备的时间,而楚寒颜也痛快的交出了一万黑林卫,大臣们虽然还有异议,但眼看着这几位都同意了,他们就是有意见也都憋回了心里。

只是大旱的事情不反对,关于皇君回归的事却不得不说,尤其是谭丞相一派,就算猜测其中有什么交易,也并不赞同楚云亦的回归,虽然一直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这又怎么可能呢,而皇君就算是不受宠,也是后宫之主,名分摆在那里,容不得人忽视,更何况这位皇君还有当朝元帅做靠山,万一起了势,可就万万不妙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谭丞相想让自家的孙子坐上那个位置,后宫之主的位置,谭家也是算计颇久了。

“皇上,皇君乃后宫之主,当知皇嗣为重,当年贤君小产,全因皇君善妒妄为,皇上没有下旨废君,已是仁慈至极,又岂能接回皇君,皇上,请您三思啊!”谭丞相一脸悲苦的站了出来,开口就是反对,而且还十分无耻的说出了当年的事,直指楚云亦不配做后宫之主。

大约两年多前,就在楚云亦小产后不久,当时只是三品君的谭丞相嫡内孙谭青华也小产了,而小产的原因恰恰是因为楚云亦的罚跪,虽然楚云亦解释过自己根本不知道谭青华怀有身孕,实际上就连谭青华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孩子只有一个月多点,但小产就是小产,皇家子嗣又岂可轻忽,谭青华以及谭丞相都抓住这件事不放,宇文天昭又想打压楚家,便也借着这件事将楚云亦打入了冷宫,而且为了安抚谭青华,宇文天昭还下旨提了他的品阶,将他册封为了二品贤君。

如果是以前,宇文天昭自然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现在想来,心情可就不怎么美丽了,而且她还模模糊糊的记得,当初楚云亦坚持想要见自己一面,她却因为要安慰谭青华而拒绝了,也不知道那男人是怎么想自己的,会不会因此而记恨自己?

想到楚云亦有可能记恨自己,宇文天昭就觉得十分不舒服,不过又想到楚云亦拼死去救自己,心情也就变好了一些,认真想来,这人就算是记恨自己,对自己也是有情有义的。

“谭丞相,你可听过恶有恶报这句话?”宇文天昭冷飕飕的开了口,再配上她那无比阴沉的表情,当真是吓坏了不少人。

谭丞相心下一抖,做贼心虚般的想到了某件事,在谭青华小产之前,楚云亦也小产了,而且还是在怀孕近五个月的时候,差点就一尸两命,而罪魁祸首便是谭青华,而后谭青华又因为楚云亦而流掉了自己的孩子,如此这般,当真应了那句恶有恶报!

只是,皇上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不不不,一定是自己多心了,皇上一定不会知道的!

谭丞相心里有点乱,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了,不过她随即又想到了一件事,昨日下午皇上突然去了冷宫,难道是那个时候,皇君对皇上说了什么?只是就算是说了什么,也不应该是小产的事啊,当初他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皇君就算是怀疑,也不可能说出来,没有证据的指正完全可以说是诬陷,皇上根本不会相信的!

“皇上,您这话是何意?”谭丞相想不明白,只能小心翼翼装作不明所以十分无辜的反问了一句。

“当初皇君身体不适,朕给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修养,现在皇君身体恢复了,朕就请皇君回来了,去与回都是朕的旨意,丞相还有何不明白的吗?”宇文天昭没有解释恶有恶报的意思,却十分强硬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的话就是圣旨,当初是她将皇君打入了冷宫,那么现在请回来,就绝对不允许旁人干涉!

见皇上如此强硬,谭丞相哪里敢说自己不明白,她又不是嫌自己命长了,而且她此时还心虚着呢,就只能唯唯诺诺又有些不甘的说道:“皇上所言极是,皇君身体恢复了,就该请回来。”

话说,当初叛军逼宫,许多大臣叛变,大概就是因为宇文天昭的性子,她刚愎自用,且喜怒无常性情狠辣,在她手底下当臣子,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是被她宠信着的大臣们,也总是胆战心惊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失了宠没了命,也就难怪这些人对宇文天昭不那么忠心了。

但虽事出有因,乱臣贼子就是乱臣贼子,宇文天昭一向任性妄为,可没有体谅这些叛徒的意思,更何况这些人背叛她的原因也不仅仅是如此!

皇上和丞相的对答让许多想要说点什么的大臣都闭了嘴,尤其是楚寒颜,原本想为自家孙子说点什么的,虽然弄不明白皇上的心思,但能让孙子从冷宫那种地方出来,她自然是愿意的,只不过看皇上这战斗力,大概也用不上她了。

宇文天昭冷着脸散了早朝,早膳没吃,御书房也没去,直接就向着清央宫而去,她算是想明白了,什么愧疚啊,什么担心啊,实在是太不符合她的个性了,她堂堂的大宗皇帝陛下,哪里需要有那么多的顾忌,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不就是个男人吗,她难道还怕了不成!

……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