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夫君好坏 LOLI控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激H

更新时间:2020-07-30 12:12:27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夫君好坏 LOLI控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激H 连载中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却鹤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华元翎,华荆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却鹤原创小说《因雨之夫君真好哄》,主角是华元翎,华荆,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当年年纪小,殊不知计划远远赶不上变化,在江湖上两人一拍即合,华元翎兴冲冲地安排,打算和楚郩义结金兰,两人一道回华荆建功立业。 变...展开

《因雨之夫君真好哄》免费试读

当年年纪小,殊不知计划远远赶不上变化,在江湖上两人一拍即合,华元翎兴冲冲地安排,打算和楚郩义结金兰,两人一道回华荆建功立业。

变故往往就那么突然,楚郩得到父亲的线索,不论真假她必须都要前去查看,两人就此不欢而散。

楚郩承诺,待日后有机会定会回华荆辅佐华元翎,没成想这个机会等了整整七年。

而现如今她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热血澎湃的少年人了。

楚郩自出世以来的基本没过过什么安生日子。不是在杀人就是在杀人的途中,或者是在被追杀的途中查询关于父亲的线索。

那点少年心性早被磨完了,还说什么建功立业,封侯拜相,楚郩生死都已看淡,何况这等虚名,此次来京一方面是应华元翎的少年之约,一方面是来看看华荆有没有关于她父亲的线索,顺便查查她的亲生母亲到底是不是华荆的先皇。

说到这个,楚郩实在是得感叹一声命运的捉弄,再感叹一句缘分的奇妙。

当年在小黑巷救了华元翎后,两个人一起厮混了几天,分别的时候华元翎给了她一个玉佩,说是谢礼。

楚郩没心没肺的压根仔细看都没看过就扔到袖兜去了,转头就忘。

时隔多年,楚郩回到当年与父亲居住过的林间竹屋偶然整理旧物时才发现,华元翎给她的玉佩与父亲留给她,据说是母亲留下的身份玉佩上的图案出奇的一致。

皇家之物。

楚郩琢磨,她父亲那般人物自然不屑于皇室,想必是当时他母亲提出要带走父亲时被父亲赶走了,竹林之中有父亲布下的阵法,没有父亲的允许,估计出去了便会迷失方向,再也进不了竹林了。

至于后来父亲离世后让自己去楚府,八成是那皇室之人惹怒了父亲,父亲瞧不上她,才会对自己只字未提母亲的事,把自己放在相对来说安全的华荆,至于能不能找到亲生母亲,那就随缘吧。

楚郩拿着酒葫芦坐在床边慢悠悠地看着,狸子宁死不屈的瞪着她,僵持片刻,狸子欲哭无泪道:“楚郩,主子!祖宗!求求您高抬贵手,这伤让它自己好成不成?您千金,不不,万金...无价之躯,犯不着为了我,我这等小人物怎么能消耗您的真气呢?”

楚郩抬手,大义凛然道:“没关系,你主子就是这么有担当,又义气的人,千万别客气,来来,胳膊伸出来。”

狸子哆嗦着嘴皮,怒道:“楚郩你他娘的别欺人太甚,老娘就只有那点驾驶马车给你挣钱的用途是不是?别以为你是我主子你就能没完没了的压榨我!我也是有尊严的!老娘今天誓死不从,伤筋动骨一百天呐,我骨头都被削去了一层,这伤就得慢慢养,别拿你那疼死人的药膏往我身上比划,滚!给老娘滚远点!!!”

木门被砰的一声合上,楚郩站在门边灰头土脸地摸了摸鼻子,靥却子坐在栏杆上幸灾乐祸的嘲笑道:“哎呀呀,伤患为大啊,楚大侠。”

楚郩淡淡的打量了她一眼,眯起眼睛问道:“我这地方你住着挺舒服?”

“咳咳,”靥却子收起笑,咳了两声,严肃道:“我觉得生骨粉药效非常好,一个大女子怎么连点疼痛都忍受不了呢?楚侠士,你的这位随侍还得好好训练训练。”

楚郩斜眼看着她冷笑道:“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来管,且说你,白吃白住怎么能行,交钱!”

“......”靥却子不干了,跳下栏杆理论道:“你这什么话,我没给你的人看病疗伤吗?怎么就白吃白喝了?”

楚郩拽着臭脸冷漠道:“要么交钱,要么滚蛋,选一个。”

“你!”靥却子咬牙,她那里有钱?要命倒是有一条,“嘿嘿,楚侠士,有话好好说嘛,你且说,有何处用得上在下,在下一定万死不辞!”

靥却子谄笑着凑过去,被楚郩勾住肩膀往大门口带,“先前打算来华荆时让狸子先来准备准备,我们这就去几家商铺看看利润如何,够不够我大手大脚胡吃海喝。”

楚郩舒舒服服的躺进马车,靥却子顶着大太阳驾驶马车,就这么出了翎花院。

“我说,楚侠士,我给你干活怎么也得发工钱吧。”

楚郩慢慢悠悠地捏了一颗葡萄放进口中,含糊道:“看你表现。”

楚郩硬拉着生无可恋的靥却子,两人将狸子这段时间在都城置办的产业都摸了一遍,楚郩算是半颗心落了地。

没办法,九死一生实在有些刺激,怎么着都给楚郩培养出狡兔三窟,万事留两后手的谨慎。

于是估量完自家产业的楚郩满意的一脚踹了靥却子,提着小玉牌上的绳子,悠闲地走进森严的皇宫。

那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在无数人的跪拜和惊疑之下信步走入红墙之下毫不意外的迷了路。

这不是楚郩的问题,实在是因为楚郩仗着当年跟着华元翎溜进来玩过,所以在相当自信她的方向感的情况下认为自己也是识得路的。

楚郩是不大喜欢皇宫的,更不喜欢这三丈多高的红墙,因为翻墙什么的太容易被发现了。

这会儿她就站在红墙之下边甩着小玉牌玩儿边沉思。

翻还是不翻,这是个问题。

正是这会儿,一阵极密极细碎的脚步自一头宫门传来,只见一行宫人正微垂着头,以一种谦卑的姿态走了过来,这群宫人裙裾微摇,金铛微乱,身上微微显露出一丝贵气,其气质与这金砖红墙十分和谐。

楚郩当即打消了翻墙的念头,等着他们走近,客气的询问道:“请问女皇陛下现在何处?”

为首的宫人大约看着楚郩面生,微微皱起眉头,楚郩立时将手中的小玉牌提溜到他眼前晃了晃,宫人大惊,忙俯身叩首。

“行了,起来吧。”

宫人惶恐不敢起身,楚郩只好又问:“女皇陛下现在何处?”

一宫人道:“陛下此时应在太极宫议政,大人可需要带路?”

楚郩点点头,四下看了看模样无二的宫道,道:“那带路吧。”

为首的宫人对其他宫人挥挥手让他们先行离开,便领着楚郩往太极宫去,七拧八绕,穿过回环曲折的长廊,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迎面便是一大片青石造就的广场,已是午后,阳光十分炙热,映在宽阔的青石地面,耀眼的有些刺目。

这种没有丝毫遮拦的地方再次让楚郩感到了不自在,如果是在这种环境之下被围剿,楚郩心道:“恐怕是我也无法完好无损的走出去。”

宫人佝着身子向楚郩施了一礼,压着嗓子低声道:“前方便是太极宫,大人自行前去便可,奴便退下了。”

楚郩点点头,径自走过青石广场,迈步踏上殿前长长的白玉石阶,阳光洒在太极宫正殿的屋顶之上,黄色的琉璃瓦砖折射出金碧辉煌的色彩,楚郩眯了眯眼,脚下的白玉石阶像是一条通往天宫的云梯,庄严肃穆,让人顿生渺小之感,退却之意。

果然还是不喜欢皇宫,楚郩脚下轻点,瞬息间到了殿前,守在门口的小太监远远地瞧见来个生面孔,正想下去询问一番,眨眼间人就到了跟前。

小太监惊惧万分,已经脑补出单枪匹马闯入森严皇宫不留行踪的绝世高手杀人于无形,来刺杀女皇陛下了!!!

他这种小角色恐怕一眨眼间便没了命,在此之前必须对毫不知情的陛下示警,也算是全了他对陛下的忠心。

小太监大张着嘴巴,尖细的嗓子刚发出一个不明的音节便僵在了原地,满腹脱口而出的生命最后的哀嚎,被突然放大在眼前的鎏金玉牌猛地一下压了回去,差点没当场噎的升了天。

楚翔拎回玉牌,不咸不淡地看了一眼将惊悚凝固在脸上的小太监,干脆亮着玉牌径直走入正殿。

帝王令,如君亲临,这一道上的侍人太监皆脸色大变,齐齐地垂头伏地,余光瞥着御书房欲言又止,止了又止,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于是楚郩堂而皇之地缓步走进华荆皇帝陛下的御书房,在一干权臣和皇帝近侍见了鬼一般的的瞪视之下神色自若地走向御书房唯一一张椅子。

椅子旁边跪着年迈的宜阳侯。

事情是这样的,回到三天前都城最大的青楼——春未央。

宜阳侯之女祝叙看上了花魁岚瑟公子,权门子弟强取豪夺娇柔软弱的花魁公子,目睹全程的平禹侯路见不平拔刀......抬脚相助,于是祝叙便从春未央的二楼直挺挺地滚到了一楼大厅。

幸亏祝叙打小习武,皮糙肉厚,这才没摔出个好歹来,但也摔得浑身肉疼,宜阳侯府打小呼风唤雨的世女能受这气?

那自然是不能的。

于是喝花酒嫌麻烦从来不带侍卫的平禹侯魏潇倒了大霉,被醉了酒不知天高地厚的祝小世女逮住一顿毒打。

那场面,一度很刺激,魏小侯爷的惨叫声吓得附近几条街比平日里早睡了足足一个时辰。

平禹侯至今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

其实这也没什么,谁让魏小侯爷文不成武不就还想学人家英雄救美,这一救可算是撞上南墙了。

皇帝面上怒不可遏,心里早乐开了花,巴不得魏小侯爷这血淋淋地一头撞上南墙能早点回头,认清楚自己和别人的差距。

毕竟华荆不想养着占着爵位的酒囊饭桶,好比刚死了一个没多久的废物宁远侯世女,转眼便被人忘得一干二净,宁远侯已经在为庶长女谋路了。

这事难就难在魏潇的母亲长姐三年前皆战死沙场,她如今刚过了孝期,为了追封魏家才让魏潇直接袭了侯爵,可祝叙一个世女打了侯爵,这便是以下犯上,是要治罪的。

宜阳世女祝叙已经下狱了,宜阳侯老来得女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