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侯府嫡女重生手札》侯府嫡女重生手札全文免费阅读 清水文 侯府嫡女重生手札总攻

更新时间:2021-01-08 12:02:24

《侯府嫡女重生手札》侯府嫡女重生手札全文免费阅读 清水文 侯府嫡女重生手札总攻 连载中

《侯府嫡女重生手札》

来源:作者:爱瑷一生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秦瑞熙,秦夫人

《侯府嫡女重生手札》为爱瑷一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作为一个吃过亏上过当的人来说,荆无双还是很注重名...展开

《侯府嫡女重生手札》免费试读

作为一个吃过亏上过当的人来说,荆无双还是很注重名誉的,哪怕一眼便看出这荣华公主府中的处境也许还不如威远侯府中轻松,但事已至此她也是不愿这时候悔婚不嫁的,更何况……

“媳妇不怕,瑞熙会保护你的。”解除了公鸡威胁后,秦瑞熙总算是将头从荆无双肩头“拔”了出来,但一双手却是落地生根似的牢牢护着荆无双,跟着她的脚步往供桌前走几步之后突然抬头看向首位的秦直和秦夫人,“你们带公鸡来吓唬我媳妇,你们都是坏人!我不要理你们了,都赶紧给我滚开。”

说实话,秦瑞熙的长相趋于完美,若是衣冠楚楚静立当场绝对是翩翩谪仙美男子,只可惜他现在一袭新郎红袍又皱又脏地挂在身上,因为方才大公鸡那几抓,发髻歪着,发丝乱糟糟披散一身,白皙的俊脸上两处青黑痕迹大大破坏了美感,委屈的眼神和幼稚的言语让人无端端想到五六岁的孩童。

“混账!”秦直整个人气得发抖,为了不被这个痴傻的儿子气死,他默许了秦夫人将秦瑞熙的院落从中轴线上的主院移到了府中这最偏远的颐园,没想到还是每见一次就被气一次。

“老爷息怒,大公子这不是好了很多吗,都知道护着媳妇了……”

“你住嘴,你就是最坏的坏人!你不让我见胡妈妈和胡二哥。媳妇,她是坏人,老是欺负我。”秦瑞熙变脸速度也和孩子没什么两样,前一刻怒气冲冲对秦夫人咆哮,下一刻立马钻进荆无双的盖头露出一副委屈脸求保护。

面对这双亮晶晶满是信任的眸子,荆无双还真是没办法忽略,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上面有高堂父母、下面还有丫鬟婆子,这让她怎么安抚啊?只好轻轻推了一把秦瑞熙,“大公子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媳妇该叫我夫君,叫我瑞熙也成。”秦瑞熙纹丝不动,依然维持弯腰伸脖子的动作,也不怕抽了筋。

荆无双大囧,“咱们还没拜堂成亲呢。”

被秦瑞熙叫“坏人”的秦夫人面上并没露出什么厌恶神色,反倒是轻言细语劝慰着秦直息怒。王嬷嬷不愧是秦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关键时候上前一步拉了喜娘的手,“对对对,可别误了良辰。”

喜娘手上一重,捏着像是个簪子,瞧见王嬷嬷头上原本一对的纯银梅花簪子少了一个,心里就是一跳。想必之前这新郎家人就是想用大公鸡拜堂掩饰新郎是个傻子的事实吧?现下正主出来都把新娘给抱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新娘有什么羞愤交加哭闹要回娘家的表现,应该是能成的吧?

好在秦瑞熙似乎也知道拜堂成亲是很紧要的事情,喜娘一招呼,他便喜滋滋地亲自扶着荆无双上前。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虽然期间秦瑞熙一直表现得很幼稚,但那双成年男子的手臂可是一直稳稳扶着荆无双不放的。匆匆受了礼的秦直好像完成了一件多为难的事的,急匆匆带着侯在外面的常随回了主院。他的身影一消失,堂上的秦夫人目光转向相扶去往东屋秦瑞熙寝房的新出炉小夫妻,面沉如水,“王嬷嬷,让书香去安排下大NaiNai带来的陪嫁。”

王嬷嬷一挥手,方才守在厅堂中的丫鬟婆子们全都鱼贯往门外退去,她跟着出去吩咐了两句后急匆匆回转过来,恭敬地侯在下方。

“桂香怎么回事?看个傻子都看不住。要不是我那表妹厉害给咱们家新进门的这位大NaiNai喝了什么东西,让她发现嫁的不是程家大公子而是个傻子准得转身就跑,之前的一切不都白谋划了吗?另外,再问问桂香,胡妈和胡德凯都被调开了是谁告诉那傻子什么叫成亲什么叫护着媳妇的?”秦夫人和威远侯夫人杜氏是表姐妹,今日的婚事可是表姐妹两个谋划了许久的一石二鸟之策。

王嬷嬷知道自家夫人长相娇美,那心地手段可和长相没什么关系,小心翼翼赔了罪,又承诺了一堆后续事情必定做好的话,这才弯着身子跟在她后面离开了颐园。跟着两人离开的还有一大群分散在颐园各处的下人,喜娘都还没离开,这偌大的颐园前前后后便剩下零星的几个下人各自忙碌了。

挑盖头、喝交杯酒,秦瑞熙都当做家家酒做得一板一眼,等喜娘喊出一句礼成之后,他大大松了一口气,“成亲真累,媳妇你累不累?”

喜娘捂着嘴偷偷笑了笑,今儿这婚事处处古怪,好在看新娘子除了脸上神色疲惫些并没有炸毛的表现,新郎虽然傻了些却是处处护着新娘子,也许并不是一桩缺德事。又说了几句吉祥话,按照之前和王嬷嬷的约定,她就该功成身退了。

“媳妇你脸色好白,要不要睡会儿?”自己都还顶着鸡窝头,穿着破烂衣裳的秦瑞熙在喜娘一走就从床上蹦了起来,蹲到荆无双面前仰望着她,面露忧色。

荆无双心里一暖,算上上辈子活的十多年,从爹娘相继去世后便不曾有人如此关心她、护着她;此时想来,就是程志恒都不曾说过一次“别怕,有我在”。两辈子,除了早逝的父亲,就只有秦瑞熙这么个傻乎乎的人说出了她最渴望的一句话。

“媳妇你怎么不和我说话?”呆呆等了许久的秦瑞熙只见荆无双白着一张脸,眼睛也不看着他,顿时焦急地起身来回踱步,“怎么办怎么办?他只说过我要护着媳妇不被人欺负,关心媳妇累不累、饿不饿、渴不渴,媳妇就会和我玩、媳妇就会护着我,可是媳妇都不和我说话啊?”

“大……瑞熙,”想了想,荆无双还是唤了秦瑞熙的名字,“瑞熙,我刚才想了些别的事情,并不是不理你。”

“媳妇要理我!果然和他说的一样,只要我能保护媳妇媳妇就会喜欢我。”秦瑞熙再次蹦到了荆无双面前蹲着,清澈的眸子望着她,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那媳妇你会不会也不见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