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反派天天想和离》反派天天想和离txt 69文 反派天天想和离御姐

更新时间:2021-01-11 00:06:02

《反派天天想和离》反派天天想和离txt 69文 反派天天想和离御姐 连载中

《反派天天想和离》

来源:作者:饭团桃子控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陈望书,高沐澄

火爆新书《反派天天想和离》是饭团桃子控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望书,高沐澄,书中主要讲述了: 过分的谦虚便是炫耀,在场的人神色莫名起来。...展开

《反派天天想和离》免费试读

过分的谦虚便是炫耀,在场的人神色莫名起来。

谁人不知晓,陈望书琴棋书画之中,除了琴艺凡凡之外,那书画都是有名师相授,不敢吹嘘拔头魁,起码在这屋子里,那是鹤立鸡群!

当初七皇子一时气愤送了画,回家便后悔了三日三夜,他这岂是鲁班门前弄大斧?这简直就是学了千字文,就敢跟状元郎比文章啊!

这莫不是在讽刺七皇子?

众人想着,瞧向了陈望书,她的大眼睛清澈得像是一汪浅水,真诚得像是要掏出家中最后一个窝窝头送亲朋了,让人自惭形秽。

可若不是讽刺,七皇子的脸怎么发青了呢?

三皇子感觉屋子里凝固的空气像是要撞他一脸了,忙岔开话题道,“说起桃花林,我这里可是有个趣事要说。昨儿个七弟心急火燎的传太医,我当是出了什么事儿,忙不迭的跑过去看。”

“这一瞧,好家伙,他也不知道去钻了哪个野林子,被咬了一脸包,肿得我差点儿没有认出来。好在御医厉害,不然的话,今儿个这个诗会,可是来不成了。”

陈望书一听,差点没有憋住笑。

这三皇子说话中听,许他晚些死!

屋子里的人听着,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七皇子脸色青了又红,盯着陈望书看了又看,可她在屋子里也戴了帷帽,压根儿瞧不见任何表情!越是看不真切,七皇子越是犹疑不定起来。

“诗会开始了,那些人可都等着皇兄呢。”

三皇子点了点头,他本来就是出于礼数过来打个招呼,如今招呼已经打了,自然是要走的。七皇子跟在最后头,临了又深深地看了陈望书一眼,这才离去。

“高姑娘不看诗会么?”陈望书摘了帷帽,也不瞧门口站着的人,自顾自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先前装了那么久,让她有些犯恶心。

“你以为七皇子送你画,就是看重你?陈望书,我瞧你像是一个傻子。”

陈望书一听,一脸委屈的看了过去,惊讶的看向了高沐澄,“我同姑娘素来无仇无怨,何必出言讥讽?婚姻大事,自有上亲做主,你我二人都没有得选。”

“姑娘的心意我也有所耳闻,若被官家指婚的乃是高姑娘,那我定是要恭贺一声,给你添妆的。气动伤身,有失体面,姑娘有甚事情,还是坐下来和和气气的说才好。”

陈望书说着,眼眸轻轻一扫,睫毛抖动了几分。

姜太公钓鱼,第一个上钩的来了。

当今圣上共生八子,其中三皇子同八皇子的母亲,都是出身高相公府。三皇子的母亲大高氏,如今封了贵妃,乃是四夫人之首,中宫无嫡子,三皇子便是如今呼声最高的储君人选。

大高娘子是在潜邸时,便入了府的,如今年岁已经不小了,自然是人老珠黄,不得宠爱。

于是高家又送了小高氏进宫,小高氏生了八皇子。

这高沐澄心悦七皇子,一早便想着正妃之位,可高家没能出三皇子妃,就指着这八皇子妃的位置,如何能让她嫁给七皇子这种无宠的皇子?

陈望书本不知晓这些,但架不住高沐澄在她被指婚了之后,到处撒气,给陈家长房使绊子,险些坏了他长兄的亲事。有一次茶会,陈望书险些叫她的小姐妹推下河去,当众出糗。

虽未曾谋面,但高沐澄的大名,她可是如雷贯耳。

“现在我邺辰哥哥也不在,你装贤惠了给谁看?”她说着,红了眼眶,自嘲的笑了笑,又说道,“邺辰哥哥一心要迎娶狐狸精进门,到时候你就等着哭吧!”

“你可知晓昨儿个他同谁去了桃花林?他一个大男人,要什么抹脸的药膏子,不过是求得了,巴巴的给那个狐媚子送过去罢了。”

七皇子姓姜,名叫姜邺辰。

陈望书一脸的波澜不惊,提起桌面上的茶壶,给高沐橙倒了一杯茶,“说这么些话,渴了吧?他家的君山银针不错,你且试试。”

高沐澄顿时愤怒了,这陈望书简直像是案板上的牛皮,油泼不进啊!

揍她一拳,都像是打在棉花团上似的,她想看到的悲伤愤慨一概没有,这个女人,依旧精致得像是庙里的泥菩萨似的,面不改色。

“你早就知晓了?你知晓邺辰哥哥昨日同那个柳缨……昨日……桃花……你昨日撞见了?”

陈望书挑了挑眉,仿佛这才有了几分触动,她斯条慢理的拿起了桌面上的一块茶点,小口的塞进了嘴中,吃完了,拿帕子擦干净嘴。

就在高沐澄要暴怒之前的一瞬间,方才说道,“左右不过是个猫儿狗儿的,若是殿下喜欢,纳进府中又何妨?妻要贤,以夫为天。”

她说着,颇有些忌惮的扫了高沐澄一眼,又像是心虚似的,收回了眼神。

“当然了,没有自然是更好,毕竟这事儿不体面。可若真闹出什么事了,也不得不……左右那柳缨不过是小官之女,不是她,也有旁人。”

陈望书说着,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庆幸的说道,“我倒是庆幸,那林中站着的不是高姑娘你,不然的话……当然了,也就只有那起子不体面的人,方才会用那种不体面的办法入府,可笑的是,招虽然老,但次次都叫她们成了。”

“谁叫咱们是要脸的,只能吃那哑巴亏……高姑娘仁德,特意前来提醒,望书实在是感激不尽。”

高沐澄回过神来,跺了跺脚,结结巴巴的说道,“谁特意来提醒你了,别望自己脸上贴金。也不看看自己多可笑。我告诉你,你就是得到了邺辰哥哥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

她说着,转身摔门而出。

陈望书瞥了门口一眼,拿起一旁的帷帽,戴在了陈恬的头上,余光瞟了瞟门口。见先前在那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这才缓缓的勾起了嘴角。

而此时的陈恬,早已经瞳孔地震,僵硬得像一尊石像了。

“阿恬,走了。今儿个出了些好料子,阿娘在给我备嫁妆,叫我去选些喜欢的。府中论绣花裁衣,没有人比得过你,你替阿姐参谋参谋去。”

陈恬回过神来,眼眶一红,“阿姐你怎么还有心思看嫁妆……七皇子他……他……怎地可以如此欺负人!”

陈望书拍了拍她的手背,没有言语。

心中却是已经乐开了花儿,在脑海中不停的叫嚣着,“系统系统,瞅见你姐姐我的厉害了没有,一次钓了两条鱼了。就等着那什么春日宴了。”

“你说什么来着?桃花林柳缨使计明正身,春日宴七皇子挥金迎青梅?啧啧……剧情一字不改,结局大相径庭,你信不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