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独占你的温柔》独占你的温柔火影 YAOI 独占你的温柔强强

更新时间:2021-01-20 06:02:11

《独占你的温柔》独占你的温柔火影 YAOI 独占你的温柔强强 连载中

《独占你的温柔》

来源:作者:塞上雪分类:短篇主角:沈清秋,景湛

独家完整版小说《独占你的温柔》是塞上雪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清秋,景湛,书中主要讲述了: 沈清秋一回到家,马上冲进房间拿了风油精就往脖子上...展开

《独占你的温柔》免费试读

沈清秋一回到家,马上冲进房间拿了风油精就往脖子上抹,愣是没有抹中。

“景湛……”沈清秋叫了他一声。

“要我帮忙?”景湛挑眉,“那你之后要不要帮帮我?”

沈清秋的手就那么停在空中,翻了个白眼,“算了,求人不如求己,我自己来。”

“啧,又没说不帮你,你呛什么。”景湛一把夺过那瓶小小的风油精。

盖子已经被沈清秋给打开来了,清新到极致就变成呛鼻的风油精的味道在小范围内扩散。

“你轻点,蚊子包被我挠破了,会痛。”沈清秋鼓了鼓腮帮子,颤颤巍巍的把自己的手拿来。

刚刚她自己抹了一点点,微弱的清凉感还未散去。

景湛手大,所以他把风油精倒在了食指和中指上,轻轻地抹在了沈清秋的脖子上,“痛了说一声,我轻点。”

风油精必须得抹匀,要不然会顺着衣领子留下去,弄脏衣服还会沾到皮肤上,会不舒服。

沈清秋点点头,闭上了眼睛,谁知道更加地放大了痛感,没被挠破的地方还好,破了皮的地方火辣辣的痛。

“疼,轻点。”沈清秋扭开脖子,眼睛里蓄满泪花。

景湛这下不知道怎么办了,他的手指略粗糙,再怎么轻都会有痛的。

“那你说怎么办?”景湛手上布满风油精的味道,他皱了皱眉,“家里有棉签吗?”

是厚,沈清秋微微睁大了眼睛,小跑着到电视柜,半跪下去,打开最底下的一个抽屉,那里还有半包用剩下的棉签。

景湛刚开始干装修的时候经常会受伤,沈清秋就用这个给他擦药,后来熟练了,受伤的次数几乎没有了,棉签也被遗忘在这里。

“喏,棉签。”沈清秋递了一支给景湛,“用这个。”

景湛拿过棉签,小心翼翼地继续给沈清秋涂风油精,嘴里念叨,“跟你说有蚊子,你不听,该!”

那个该字景湛几乎是咬着牙说的,沈清秋撇撇嘴,似乎和景湛对着干早已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就不会了。”

景湛不搭话,就她这性格,能乖乖地听他的话才有鬼。

“好了,风油精放哪?”景湛吸了吸鼻子,风油精的味道他实在受不了了。

沈清秋看他这样子,唇角勾了勾,“要不今天你睡客房?”

呵,小算盘打得挺好。景湛捏着她的脸,“沈清秋,你想都不要想!风油精的味道我能忍,没你,我不能忍。”

沈清秋眼神闪烁,低下了头,“你……你先洗澡吧,我去把东西放回原位。”

景湛点头,他要赶快去冲个澡,洗去这身味道,否则他怕自己吐出来,太呛了。

沈清秋回到房间,把风油精和棉签放到床头柜的抽屉里。

两手撑着床沿,双脚悬着,沈清秋吸气,闭上眼睛,景湛啊景湛,我到底要怎么面对你。

沈清秋妈妈常说,这世界上什么东西都好还,唯独人情你这一辈子都还不清。

那年高考毕业,沈清秋考上了大学,虽然说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也过得去,不过那个时候国家的助学还没现在这么好,有些学校是申请不了助学贷款的,只能上银行去贷,但是光利息就让家里感到了压力。

这个时候,景湛父母站了出来,主动提出给沈清秋借钱。

景伟国和沈清秋的父亲沈建是同学,还是隔壁村的,关系颇好,自从沈建在那场矿难中发生意外以后,景伟国对沈清秋照顾很多。

可以说是把她当女儿了。

至于景湛对沈清秋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感情,说实话,沈清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点入了景湛的眼。

景湛迈着大长腿进了房,手里拿着毛巾扒拉着湿漉漉的短发。

“水温给你调好了,你去洗吧,小心脖子上的伤口。”

沈清秋从床上站起来,伸手打开对面的衣柜,拿了自己的睡衣朝浴室走去。

我靠,沈清秋进了浴室才反应过来,她还没洗澡擦什么风油精,洗个澡不就没了吗?天呐,这脑回路她也是服了自己。

浴室里的热气已经被换气扇给排出去了,只剩下淡淡的香皂的味道,没错,就是香皂。

沈清秋都不记得自己和景湛说过多少次可以用沐浴露。

景湛的原话是这样的,“沐浴露太滑了,他不习惯。”

行吧,沈清秋关了浴室门,爱用不用,她用!

趁着沈清秋去洗澡了,景湛打开窗户,抽了支烟。

烟雾渐渐地没入黑夜中消失不见,这个小区位置偏,所以低价没那么贵,每一栋之间隔的距离也比较多。

可是对面小孩的哭声依然传了过来,那家小孩每天这个时间点都要被家长骂哭,还要在台灯底下奋笔疾书,原因嘛,大家都知道。

一支烟很快抽烟,景湛没有关窗户,散散烟味。

他的烟瘾不重,就是玩一玩,抽完了以后,顶多也就是让自己不要想太多。刷牙还是要刷的。

沈清秋洗完澡回到房间,闻到一丝丝烟味,并不重,所以也没说什么,吹干了头发躺到床上闭上眼就睡。

“脖子不痒了?”景湛推了推她。

沈清秋转过脸看他,“晚上味道太重了,还是明天再擦吧。”

景湛二话不说从抽屉里拿出风油精,又给沈清秋抹了一通。

“不擦,到时候留了疤你可别哭。”景湛的声音比先前更柔,擦完了,他也躺了下去,抱着沈清秋,“睡吧。”

咦,今天这么老实?沈清秋转着眼珠子。

景湛闭上了眼睛,抱着沈清秋的手却是一点不松。

“喂,你就睡了?”

“你不睡,难道你想干点别的事?我是很乐意,就怕你明天又迟到。”景湛把她往自己怀里带,嗅着她的发香。

沈清秋自觉闭嘴,不过脖子上的痛感让她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戳了戳景湛的肩膀。

“景湛,我问你个事呗。”

“问。”

呃……

“你喜欢我什么?”沈清秋问。

景湛沉默片刻,默默地将沈清秋的脑袋摁在自己胸口,“不说,说了你会改。”

咳咳,真相了,沈清秋咽了口口水,这特么的就是个逻辑鬼才,深谙套路啊。

沈清秋从他怀里抬起头,继续问,“那你觉得你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喜欢的?”

景湛轻笑了一声,依旧闭着眼,“这可就多了,有钱,高大帅气,喜欢你,还想听吗?还有很多。”

不要脸,真不要脸,沈清秋在心里啐了一口。

有钱?这个还真有。

高大帅气?这个……好像也符合。

喜欢沈清秋,这个还用问吗。

唔,好像有那么点道理的亚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