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帝后惑香》帝后 圆不破 大叔受 帝后惑香强强

更新时间:2021-01-29 12:02:08

《帝后惑香》帝后 圆不破 大叔受 帝后惑香强强 连载中

《帝后惑香》

来源:作者:周笑伊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哈多,秦含香

《帝后惑香》作者:周笑伊,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哈多,秦含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茶杯正巧砸在秦含香的背上,接着听到砰得一声,杯子...展开

《帝后惑香》免费试读

茶杯正巧砸在秦含香的背上,接着听到砰得一声,杯子落地,摔得粉碎。

“啊……”美丽女子惊呼一声,手里的苹果滚落在地,她像孩童一般蹲地哇哇大哭起来。

那一下砸去,一定很痛。

“砸死你肚子里的野种,想当荣王妃,也是本宫说了算。你这女子只会污了本宫皇儿的名声。”哈多妃依然不解恨,上前去,再补上两脚。

刚刚还是秀丽端庄的德妃,此时就像一个街头悍妇,令人惊诧。

“娘娘,这样不可,不可啊!”王太医见哈多妃越演越烈,赶紧上前阻止。

“什么不可?这里可是龙帝国国都。更何况她现在只是一个痴儿,本宫打她,不过是替她娘教训她。还未出阁的公主就怀上了孩子,这种女子有何颜面存活于世?幸好荣儿出征在外,若是即刻成婚,本宫的皇儿不是吃了闷亏!”哈多妃忿忿地瞥了一眼王太医,气得脸红脖粗。

“娘娘……”王太医正欲言。

哈多妃秀手一扬,打断了他的话,冷冷扫了一眼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秦含香,嘴角一勾,道:“不要再说了。”

屋里静了,只有小女子的哭声。

哈多妃坐回到梨花木椅子上,神情稍微平和了许多,眼眸总是望着门外,她似乎期待着什么。

过了不多久,一名青衣婢女匆匆而入,“禀娘娘,边关传来消息了。”

“嗯?”哈多妃微微抬眸,眸子里闪过一抹担心,难道是皇儿?

“荣王爷打胜仗了,可能马上就会班师回朝。”青衣婢女恭敬地说道,脸上闪过无限的喜悦。

“是吗?太好了!”哈多妃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惊坐而起。不过很快担忧遮掩了喜悦。

皇上将含香公主许给了荣儿,现在边关告捷,荣儿一旦回朝,皇上定会主婚,让他娶了秦含香。如今这女子不贞,怀了野种,那是万万娶不得。若是告知皇上,传到偌大后宫,本宫跟荣儿的颜面可就丢尽了。该如何是好?哈多妃暗暗忖道。

想到这里,她越发气愤,瞅着秦含香,眉头都拧成了小山。

“娘娘,还有一个惊人消息,说出来,娘娘可能不信。”青衣婢女可能太过兴奋,完全忘了场合。

哈多妃不耐烦地瞪了一眼婢女,道:“有话快说!”

“哦。”婢女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敛了容颜,低低地说道:“听说风王爷暗地里带兵灭了冰雪国。”

“什么?你再说一遍!”哈多妃眉头一颤,十分惊讶。

“娘娘,冰雪国皇帝引剑自刎了。现在冰雪国已是龙帝国的附属地了。”婢女顿了顿神,一字一句的说来,但她仍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欢喜地手舞足蹈。

“皇上啊皇上,您真是英明神武。一边派荣儿与玛雅国开战,让冰雪国疏于对龙帝国的防范,另一边派风王爷暗地Cao作,明是和亲,实则攻城。原来皇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不在玛雅,而志得冰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果然是妙计。”哈多妃历练的双眸眯成了一条缝,此时她才大悟,不由抿嘴一笑,目光落在了秦含香的身上,顿了顿神,缓缓踱步过去,慢慢蹲身,抬起手抚摸了一下女子美丽的脸蛋,摇了摇头,道:“可惜啊,亡国的公主。你的价值已不存在了。”

秦含香抬眸,抹了抹眼泪,紧紧盯着哈多妃,仍旧不停地抽咽着,刚才的那一下很痛,她的背后湿了一片,那是血。

女子身上的红嫁女依然掩不去那一股暗红。

“婆婆,香香错了。”秦含香稚嫩的望着哈多妃,眼睛清澈的像一潭泉水。

“不对,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偏偏是个亡国的公主。”哈多妃伸手在秦含香的脸上一画,轻盈起身,嘴角一抿,道:“把她给本宫赶出荣王府!”

“是,娘娘。”婢女粉依的亮眸一抬,恭敬地应道,跟随在哈多妃身边多年,作为贴身的婢女,她可是深知主子的心思。

哈多妃不会要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作儿媳妇,更不会让一个亡国的公主嫁进荣王府。如今冰雪国已亡,秦含香已没有活着的价值。

粉依看了一眼秦含香,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给堂下的婢女们递了个眼色。

婢女们很快会意,蜂拥而上,架着秦含香,把她拖出了正厅。

“婆婆,别丢下香香。香香错了。”及笄之年的女子向哈多妃求救,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渴望。

哈多妃没有怜惜,她笑了,惬意的笑。一只破鞋,永远进不了荣王府的门,哪怕是公主,更何况是一个亡国公主。

她肆无忌惮地笑着。那股高傲,那股仪态,让人生畏。

“娘娘,奴婢有一事相问。”粉依目送秦含香远去,收了眸光,眉间生起一丝疑虑。

“何事?”哈多妃扬一扬长袖,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含香公主的陪嫁侍从还在府上,该如何处理?”粉依轻轻地问,她似乎已猜到主子的心思。

“这个就要问王太医了,国亡了,还要那些侍从做什么?”哈多妃一边说一边递了个眼色给王太医。

“娘娘的意思,老臣明白,老臣这就去配药。”王太医拱手作揖,缓退而出。

斩草要除根,哈多妃下定了杀心,意在让王太医配毒药给他们服下。

“把喜堂撤了,王爷回来问起,就说含香公主以及侍从染上急性疫病,一并去了。”哈多妃淡定地说着,脸上流露出的是一抹傲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