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非卿非故》非卿不可苏琬琬 第四十六章 梅娘请罪 非卿非故健气受

《非卿非故》非卿不可苏琬琬 第四十六章 梅娘请罪 非卿非故健气受

发布时间:2020-08-02 00:07:5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谁惹骤雨 状态:已完结

《非卿非故》为谁惹骤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天皓城来往人潮最多最热闹的莫过于临安大街了,而临安大街的正中央,坐落着一栋三层高的楼,红墙碧瓦,恢弘大气。 门口白玉石台阶上雕凿

非卿非故

推荐指数:10分

《非卿非故》在线阅读

《非卿非故》 免费试读


天皓城来往人潮最多最热闹的莫过于临安大街了,而临安大街的正中央,坐落着一栋三层高的楼,红墙碧瓦,恢弘大气。

门口白玉石台阶上雕凿出祥鸟瑞花纹案,四角飞翘的屋檐上雕刻着辟邪祈福的祥云灵兽,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挂着巨大的金丝楠木匾额,上头题着端秀雅致又不失气势的三个大字“盈月楼”。

盈月楼是天皓城最出名的绣坊,城里只要说得上名号的名门贵族,无不使用盈月楼的私人订制服务。

盈月楼最有名的四大头等绣娘,分别是以簪丝绣法闻名的安娘子,以新月绣法闻名的月娘子,以天丝绣法闻名的雪娘子,及以柔羽绣法闻名的齐娘子。

四大头等绣娘以安娘子为首,深得京城名门贵女追捧。每天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人也不在少数,是以盈月楼可谓是临安大街上的重要景观之一。

这日清晨,一名身着青碧色衣裙的挽髻年轻妇人,在盈月楼尚未开门营业前就跪在了侧门前。

直到日头高上,临安大街上往来的行人越来越多时,才有人发现这名妇人,不免指指点点,好奇不已。

然而盈月楼却没有因为这名妇人影响了生意,期间派过婆子与妇人交流过,见妇人始终不肯离去,也就罢了劝阻,又回到楼里做事。

盈月楼可是很忙的!

每个季度都要承接大量的订单,还有门面生意里那些排不上私人订制的富贵人家亲自上楼里订制的衣裳,楼里三十二位绣娘每日工作时间至少五个时辰以上。

别的岗位也是不得闲,即便是招呼客人的普通婆子,白日里也常常脚不沾地半天都喝不上水的。

所以,既然她要跪,又请不走,那就由着她吧!

况且,盈月楼里谁不认识她?没有挨个走出去吐她一口吐沫还是因为卢嬷嬷发话了,从此与这人再无瓜葛,一刀两断。

这人便是背叛了盈月楼的梅娘。

她已然知道了自己背叛师门背叛对她有救命之恩的盈月楼所为的良人——不过是个花言巧语的骗子。

那一刻她恨不得杀了他然后自杀。

然而想起临别时候明明恨她却没反对她带走簪丝绣法的师父,她怕是早已看出她所托非人,为了让她过好日子,才顶住压力让她带走了簪丝绣法的吧?

只可惜她被糊了眼睛,竟然分不出何为真心何为假意,生生地往师父心尖上插了把刀,她哪有脸去死?她想求得师父的饶恕,哪怕这辈子做牛做马也甘之如饴。

第二日一早,盈月楼的婆子们打开了大门,发现梅娘竟然还跪在侧门边上,赶忙去禀了卢嬷嬷。

彼时卢嬷嬷正好在头等绣房里和几位头等绣娘研究新的绣法,闻言叹了口气,挥退婆子,对安娘子说道,“梅娘在门口跪了一日一夜,就为了见上你一面,安娘子,你看——”

安娘子闭了闭眼,平静道,“卢嬷嬷,我与她师徒情份已尽,又有什么好见的?”

“可她一直这么跪着也不是个事儿,”卢嬷嬷蹙眉,“回头出了什么事还影响楼里的生意。”

梅娘在盈月楼前跪了一日一夜,早已昏昏沉沉,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迷糊中,咚地一声软倒在地。

“哎呀!这里有人晕倒了!”一个路人见状,忙嚷嚷了起来,霎时周围的百姓三三两两围靠了过来,盈月楼的婆子心中暗叫不好,一边吩咐人去通知卢嬷嬷,一边让人去找大夫,自己也拉了两个仆妇抬了软塌过去安置梅娘。

找的是斜对面善安堂的大夫,很快就到了现场,给梅娘把脉之后摇了摇头,低声在婆子耳边道了情况,从药箱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颗药丸给梅娘服了下去。

不多会儿,梅娘就悠悠醒转了。

“师父!”梅娘睁开眼,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孑然而立的安娘子,从软塌起来爬跪了过去,“师父,徒儿该死!还请您原谅徒儿!”

安娘子拧起了眉,她方才听婆子说梅娘已经有了身孕,因着这些日子营养不良又焦心忧虑过度,胎像有些而不稳。

“你先起来,”安娘子示意一旁的婆子上了软凳,“如今你有身孕在身,坐着说话。”

梅娘凄苦一笑,伸手摸了摸仍然扁扁的肚子,眼底闪过一抹慈爱的光芒随即又变成了恨意,她执拗地跪在地上,“师父,您不原谅梅娘,梅娘就不起来,梅娘已无颜苟活。”

“你做过的事情,让师父如何原谅你?”安娘子依然紧拧着眉头。

梅娘一怔,不由得痴痴一笑,垂着头道,“没错,我犯下的那些忘恩负义的事情,死有余辜,又如何能求得师父原谅?”

她涕泪纵横地抬起头,倔强的眸子带着悔意,“师父,当日我受贼人所骗,带着您亲手传授的簪丝绣法去了玉兰坊做绣娘。让玉兰坊抢去了盈月楼不少生意,我死有余辜!”

周围的百姓听到了梅娘的话,都不由得纷纷耳语,指指点点。

“师父,梅娘知道您心慈仁爱,梅娘不求别的,只求回到师父身边,为师父做牛做马偿还师父的恩情!”

梅娘说完,不停地叩首,额间已经渗出了血迹。

安娘子闭上了眼睛,挥挥手让一旁的娘子架起了梅娘,她过了半晌,才开口道,“梅娘,你可是诚心悔过?”

“是!”梅娘听见安娘子这般说,绝望的眼睛里泛起一丝希望,“只要师父吩咐,梅娘愿意上刀山下火海。”

“你枉自将我盈月楼的簪丝绣法带去玉兰坊,此罪不可饶恕,”安娘子冷着脸,“簪丝绣法,你可有传授给玉兰坊别的绣娘?”

梅娘摇头,泪眼模糊,“玉兰坊曾要求弟子传授她人,弟子没有答应。”

安娘子闻言微微颔首,“如果你想回盈月楼赎罪,只有一个法子。”

“师父请吩咐。”梅娘挣脱婆子,又复跪下。

“如今你有身孕,待孩子出生后,挑断手筋,从此不得再刺绣。你可愿意?”

梅娘一怔,却是没有犹豫,“弟子谨遵师命!”

非卿非故

作者:谁惹骤雨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非卿非故》为谁惹骤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天皓城来往人潮最多最热闹的莫过于临安大街了,而临安大街的正中央,坐落着一栋三层高的楼,红墙碧瓦,恢弘大气。 门口白玉石台阶上雕凿

小说详情